首页 文章

  马上进入而立之年,还碌碌无为。

  一段十年的感情,就这么破裂了,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修复,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走到这步田地。

  如果我心智成熟点,也许能弥补我性格的缺陷;

  如果我心智成熟点,如果还不能弥补我性格的缺陷,也许我早就疯了。

  我是父母的独生子,我是我孩子的父亲,所以暂时只能努力的活着,拼命的奋斗。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