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直都在,只是我们在飞逝。

  我们飞到了2019年的11月了,花草树木的凋零,衬托着秋意越来越浓。这个略显苍凉的季节在告诉我们,今年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PART.1

  在2019年9月19日晚,我使用过李施德林的漱口水之后在长沙某路口被长沙天心大队交警查获,吹气结果显示为58mg/100ML,认定为酒后驾驶,扣车扣整并且在驾驶证和车辆上迅速录入一条酒驾的违章,扣12分罚款2000元,后抽血以证明清白,后取出车辆。

  然而时至今天事情还没完,违章信息还未撤销,今天打电话到交警队被告知此类违章撤销需要长沙市交警支队法制科民警找支队多位领导签字审核,领导们又日理万机难得签上一字,所以还得等等。

  这整件事我认为我有过错,所以我一直很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处理,消除误会。但,这件事所带来问题已经超出了我犯错所应得的惩罚,毕竟我并未犯法,法律也未规定驾车时不能使用漱口水。

  对于这件事的处理我只能说暂时基本满意,天心大队接电话的小姐姐(或阿姨)态度不错,也能使用礼貌敬语,这使我对政府职能机关的印象有很大的转变。也侧面说明了现在警方办案铁面无私,此类严重违法行为的撤销需要较高的权限。

  其实整件事在当时交警处理时态度不那么生硬,不把我当犯罪分子看待,不墨守成规,也许真不用这么麻烦。像我这次未饮酒只是使用漱口水,在后十分钟在测试结果绝对显示为0,喝酒了十分钟也不会显示为0,但是交警队的解释是他们有执法规章,职能吹一次。我问为何抖音上可以再测,被告知:抖音上面有人用敌敌畏洗头,你用敌敌畏洗头吗?我想说的是:抖音上面能发酒驾测试的哪个不是官方号?这么能用官方号与敌敌畏洗头之流作对比?

  扣车扣证对我出行带来了极大地不便利,验血费、停车费和专门处理这类问题的民警工时费等。劳我这个民,伤国家之财。

  建议长沙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能应时代变化,更新自己的执法流程,避免给自己工作和群众的生活带来不便。公安机关应该做到的是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而不是宁可"错杀"也不放过。

PART.2

  今天给车里办理ETC,显示被办理过了。打电话给高速公路管理局,被告知可能是银行录入车牌时弄错了,后台会有专门的人员给我处理这个事。下午接到自称建行某支行工作人员电话,说一台与我车牌极为接近(其实一点都不接近)的车辆在办理ETC时不小心输错车牌好了,三天内办理注销。我信你个鬼,办ETC行驶证确认了又确认,还要拍车头照留存,跟我说输错车牌号。

  当然,我也只是吐槽下并不能左右什么。在交通运输部下发任务到银行甚至社区,为了完成任务是否使用了什么猫腻一般人也无从查证,中间的利益关系普通人知道了也没什么好处。

PART.3

  本博客是我这么多社交群中最后一片自留地,即便实名备案也很难有身边的人找得到这里,所以开博客的原因是可以在这里放肆吐槽,但在昨天浏览某博客时,该博客拒绝与CN域名的博客友链,理由是CN域名容易被HOLD,举了实例。所以现在我又不敢在这里放开吐槽了,作为一名“资深”网虫,深深知道和谐,但也经不住无理由hold。

PART.4

  今天偶然驾车到曾经居住两年的扫把塘,发现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去哪里都近,紧邻贺龙体育馆、劳动广场、黄兴路步行街,公交车四通八达,地铁口。难怪几大地产商联合起来也收不起这块地方。

Last modification:November 24th, 2019 at 02:00 pm